• 商人朱世雄案二审 与成都市委原副书记李昆学关

    2019-05-23 19:28:00

    现年65岁的朱世雄是四川成都人,是某国际名企首席顾问,同时也是中国一家民营非营利性医院云南圣约翰医院的法定代表人。 朱世雄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,牵涉的是其13年前参与的

      现年65岁的朱世雄是四川成都人,是某国际名企首席顾问,同时也是中国一家民营非营利性医院“云南圣约翰医院”的法定代表人。

      朱世雄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,牵涉的是其13年前参与的成都拉德方斯项目。该项目由西御大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西御公司”)与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高投集团”)合作开发。

      一审起诉书显示,检方指控,2006年,西御公司总经理孟良欲开发拉德方斯项目,找到与时任高新区党工委书记李昆学关系密切的朱世雄,希望由他帮忙协调关系拿到该项目,承诺将分配项目开发利润,作为感谢费和协调经费。

      后朱世雄带着孟良等人找到李昆学,得到了李昆学的支持。在李昆学的推动下,西御公司取得与高投集团的合作开发权(西御公司占85%),同时于开发过程中,在土地出让、报规报建等方面得到特殊照顾。

      检方认为,2009年,西御公司成功开发出拉德方斯大楼获利,孟良以“咨询费”名义,承诺分期支付朱世雄3000万元好处费。

      朱世雄则坚称,他和西御公司是合作关系,由他负责项目的创设创意,还有和高新区政府的协调,双方签订了咨询协议,约定了3000万元的咨询费。朱世雄表示,作为职业顾问,他通过自己的智力投资获取报酬,同时他此前准备投资500万美元,但由于项目开始时立即找到买家,因此并未实际投出。

      根据判决文书显示:2015年9月1日,朱世雄因涉嫌“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”被刑拘;9天后,因涉嫌“行贿罪”,被检察院决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;同年11月9日,因涉嫌“合同诈骗罪”被刑拘;同年12月16日,被检察院批准逮捕。两年后,该案一审开庭,朱世雄的涉嫌罪名最后变为“利用影响力受贿罪”。

      2017年12月13日,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对朱世雄作出一审判决,认定朱世雄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9年。

      因不服一审判决,朱世雄提起上诉。2019年1月24日下午,该案二审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。此前一天,新京报记者电话联系本案的二审法官,对方表示,目前案件仍在审理过程中,在案件审结之前,按规定不能接受媒体采访。

      二审时,朱世雄由于身体原因并未到庭,而是以视频连线方式进行远程审理。朱世雄辩护人提出,目前的指控无论从事实到证据都不能成立,将为其做无罪辩护。

      同时,辩护律师表示,在质证环节,他们指出朱世雄及其他证人的供述材料显示,这些讯问往往发生在深夜和凌晨,同时证人的讯问地点多是在酒店,应属于非法证据。审判长称会在评议时考虑这一因素。

      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,2017年9月15日,成都市市委原副书记李昆学,被法院认定为犯受贿罪、贪污罪、滥用职权罪,三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0年。其所涉罪名中,包括接受朱世雄等人请托,同意西御公司与高投集团合作开发建设拉德方斯项目。

      庭审中,朱世雄坚持,在拉德方斯项目之前,他与李昆学没有接触和往来,二人是在2006年瑞典访问期间,在机场经人介绍认识,但此后双方没有私下联系。“2006年,孟良找我一起开发拉德方斯项目,后来找到李昆学。之所以找领导汇报,是想加快项目整体推进。”

      新京报记者从接近该案的人士处获悉,李昆学在检察院的讯问笔录中称,“我和朱世雄在1995年左右就经人介绍认识了,当时他在共青团四川省委下面的企业任职,但当时交往不多,基本没什么来往。直到2005年的一天,我当时是高新区党工委书记,朱世雄因为拉德方斯项目到办公室找我,我们之间才开始接触。”

      此外,李昆学在笔录中称,除了工作关系外,他和朱世雄因工作接触而逐渐变成了朋友关系,平时相互有一些联系,但不是很多。同时,两人之间没有债务债权、投资等经济关系。

      朱世雄辩护律师在庭审中提出,刑法中将“关系密切的人”和“近亲属”并列表述,那么“关系密切的人”应该达到等同于近亲属的程度。是指两人在利益或者情感方面,存在关联性。“朱世雄和李昆学之间,仅仅是认识,同时,朱世雄在拿到咨询费后,也没有给过李昆学一分钱,怎么叫利益关联呢?”

      截至昨晚(1月24日)8点半,该案二审结束,法院当天并未作出判决。今日(1月25日)下午,新京报记者联系本案的二审检察官,但对方以需要上级部门批准为由,拒绝了采访。